欢迎访问:94老司机在线精品视频-老司机126在线精品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提高夫妻生活质量的憧憬

提高夫妻生活质量的憧憬

我妻子三十岁,身高163cm,体重48kg,三围不详,我也不清楚,胸部不大但屁股很大,是属于那种能生孩子那一类的。

自己的老婆被人操比自己亲自操感觉刺激得多,我甚至希望自己的老婆去当妓女,哪怕免费的也行,只要让男人们在我眼前把她的淫洞灌满精液,对我来说是莫大的幸福。为此我用尽了各种方法对老婆进行洗脑调教,都是以群交、杂交或交换为主题的色情影片、小说等等,可是成效不大。

我老婆会主动吃我的鸡鸡,但拒绝吞精;她的阴毛呈倒立梯角形,毛多长且黑,阴唇呈灰黑色,兴奋时呈外翻状,刺激得当淫水非常之多。

愿与所有淫妻爱好者交友,也欢迎色色男仕与吾妻网交。

1、若能将吾妻改造成淫妻,使她在性爱上发挥潜能并享受其中乐趣者,将让吾妻为您提供一个月的性服务;

2、若能将吾妻改造成妓女,并使她思想上对性交形成依赖者,您可以在一年内支配她与任何人性交或卖淫,其所得皆为开发者所有。

并留下了联络邮箱。这是他第一次大胆地将自己的幻想说出来,也是第一次发布这种类似卖妻的信息。他在击键的时候已被自己的语言所刺激,下体迅速地膨胀起来,他很冲动,有一种想舔女人阴部的冲动。

时间过得很快,门外有点响动,阿勇用最快的速度下网关机,然后,潘欣媛就进来了。

“没出去吗?”潘欣媛问他。

阿勇回过脸,妻子已经走到他身边了。他伸手往潘欣媛的胯部搓去,淫淫地笑起来:“我能去哪里?”

“干什么?整天想着下流事!”潘欣媛笑骂着。

“什么是下流事啊?不下流你会爽啊?”阿勇筵着脸把潘欣媛揽了过来,“我刚刚看了些色情文章,现在涨得很,兴奋得要命,把裤子脱了,我要吃你的骚洞!”

“你真的很变态耶!现在是大白天的,就想这事了?”潘欣媛伸手在阿勇的裤裆上摸了一把,“真的好硬哦!不过,我要做晚饭了,你想都别想!”

“迟一点再做吧,我现在就想吃你的骚水,我们有很久没做了吧?”阿勇说着,便要脱她的裤子。

潘欣媛挣开他的手,便径自走向厨房。

阿勇看着潘欣媛的丰臀摇摆着走出去,脑袋里浮起的是妻子两腿间的灰黑色的阴户正流着的淫水,透亮而又淫荡……

***

入夜。

潘欣媛靠在床上,翻看着阿勇为她准备的色情小说《淫妇娜娜》,这是一篇乱交的小说,小说的女主角娜娜是个看起来清纯的淫妇,而她的老公跟阿勇一样喜欢妻子被别人轮奸,但跟阿勇不同的是,潘欣媛很保守,而娜娜只要是男人都可以操她。电视里正上演着阿勇的珍藏vcd,一个黄色女人正被五个黑人轮奸,这个女人的阴部跟阿勇的妻子潘欣媛的阴部一样,都有丰密的阴毛和灰黑的阴阜,片中的女人阴道里正插着一根黑色的巨大的阳具,可以看得出那个女人正享受着极大的快感,她的嘴里也含着一根同样黑色的巨大的阳具,随着下体那根阳具的强力抽送,嘴里发出含糊的哼声,这哼声引发了潘欣媛的性感……

“你会不会觉得鸡巴越大越舒服呢?”阿勇问。

“嗯”潘欣媛含糊地回应。

“如果你是电视上这个人,会不会很爽?”阿勇靠着妻子,伸手往潘欣媛的腿上摸去。

“不知道!”

“一定很爽,水都流这么多了!”阿勇确实摸到湿乎乎的阴部,便把湿乎乎的手在妻子眼前扬了扬,“你看,这是什么?”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潘欣媛也伸手插入老公的睡裤里握住胀起的旗杆,轻轻地抚弄起来。

阿勇再度把手抻进潘欣媛的睡裙内,搓着她的外阴。

“痒吗?想要被操吗?”阿勇问。

“嗯!”潘欣媛闭上眼睛享受着阿勇的调情。

“你什么时候也能象影片中的女主角那样啊?”阿勇的手仍在潘欣媛的睡裙内,眼睛盯着屏幕,不无羡慕地感叹道。

潘欣媛听到这话,睁开双眼,盯着阿勇。

对于这种紧迫盯人,阿勇有点消受不起了:“我是说,象她那样富有激情,你不觉得这婚后这些年,我们的这种生活越来越没趣了吗?”

潘欣媛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你很变态!”

“我还没说让你当妓女呢!”阿勇斗胆。

潘欣媛没说话,她转眼看起a片。

没有情节,就是不停地做活塞运动,或是不停地换人,竟觉得提不起兴致来。

阿勇以为潘欣媛放松了,使出混身解数要刺激潘欣媛的情欲,似乎有点成效,潘欣媛又重新眯起了眼睛,呻吟起来。

为了达到更佳的效果,阿勇并没有腾身上马,而是翻起潘欣媛的睡裙,分开她的双腿,把头伸进潘欣媛的胯间。

潘欣媛的反应越来越强烈,呻吟之声也越来越大,而淫户里也流出更多的淫水。阿勇不断地用舌头刺激她的阴核,一面在她的双乳上揉搓着。

潘欣媛抬眼看看埋在她胯下的脑袋,体味着暖湿舌头在阴户上掀起的阵阵快感,似乎要把她融化了似的……

她感觉阴道里有千百只虫子在叮咬着,那种麻痒的感觉使她空虚得快要虚脱了,她恨不得把这个在胯下的脑袋给塞到自己的阴户里去,她也正使劲地把阿勇的脑袋压向自己的阴户;然而,她又知道这个脑袋根本进不了自己狭小的阴道中,她知道她需要什么,所以又使劲地扯着阿勇的耳朵,想把他扯离……

呻吟声越来越沉……

就阿勇的感觉,已经差不多了。他抬头看了看妻子道:“想不想被操?”

“想”潘欣媛这回没有含糊。

阿勇直起身,还没等他摆好姿势,潘欣媛的手早等在那里,正好一把抓住阿勇的阳具,就要往自己的阴道里塞,只是还有一定的距离。

阿勇的情绪也因此被提到了极致,他仍想捉弄下妻子。便扶着阳具,在潘欣媛的外阴磨了起来。

潘欣媛仍在忍着,但是阴户不停地张合着,这让阿勇觉得很有成就感。不断地抬起的屁股和不断把阿勇的屁股压向下的举动更令阿勇感到不一样的快感。

“很想被人操吧?”阿勇乘机在潘欣媛的耳边轻轻地问道。

“嗯,想,想被你操,你想操吗?”潘欣媛也反问。

“想,如果你更浪更骚一点,我会更想。”阿勇一边温柔地搓着潘欣媛的胸,一边慢慢地把自己的阳具挺进“中原”。

“啊……啊……”潘欣媛从咽喉里发出舒畅地声音。

“你的骚屄操起来很舒服,暖暖的水又多,不知道别的男人操你时会是什么样子?”

“你说是什么样子?还不是一样!”潘欣媛又挺起屁股,试图让已深入内地的阳具更深入一点,于是又发出一声长长的“哦……”

“舒服吗?”

“嗯,很舒服”

“想不想天天都这么爽?”阿勇用很轻的声音在她耳边说。

“想”潘欣媛娇羞地回答,同时又狠狠地把屁股抬了一抬。阿勇感觉到自己的阳具已深入到潘欣媛的g点了。

阿勇开始动起来,随着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和着淫水渲泻的汩汩声,阿勇知道潘欣媛已迷失了自我,于是……

“告诉我,你想当妓女。”

“我想当妓女!”潘欣媛随着阿勇起伏着,下意识地道。

“你的屄是妓女屄吗?”

“是的,我的屄是妓女屄,谁都可以操!”

“你一天想要被多少个男人操?”

潘欣媛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奋力地抱住阿勇的屁股,使劲地往下压,同时把自己的屁股往上挺起,才有气无力地道:“六个”

阿勇也异常地兴奋,他知道潘欣媛的回答是“算”出来的,不是为了应和自己才说的,上午两个、中午两个、晚上两个,他还知道潘欣媛很容易满足也很不容易满足,要使她到达第一个高潮只需用嘴就行了,但是至今为止,九年来他只给潘欣媛一次第二次高潮,更别提什么第三种水了,他希望这次会是第二次梅开二度,所以他卖力地抽送着,嘴里不停地说:

“说你是骚货,是妓女,你喜欢被人操……”

“我是骚货,是妓女,我喜欢被人操,我的屄生来就是让男人操的……啊……”潘欣媛挺起上身,头用力地往后昴起,她到达了终点,死死地抓紧阿勇的屁股,仿佛要把他和自己永远地连成一体。

平静一会儿,阿勇抽出仍然坚硬的阳具,又把脑袋埋进潘欣媛被淫水糊得不象样的胯下,他希望能再给她一个高潮。

阿勇仔细地看了看潘欣媛的阴部,浓密的阴毛被淫水粘乎着贴在阴阜上,灰黑色的阴唇向外翻着,鲜红的阴道仍张开着,却可以看到淫水还不断地从道口流出,扑鼻而来的是淫水散发出的腥腥骚骚的味道。

他毫不迟疑,张嘴吸住阴户,就象在接吻一样,把舌头伸进阴道内,不断地吸吮着……

高潮的余波刚过,潘欣媛喘息着看着阿勇的脑袋,心里腾起阵阵激情――那个洞是刚刚被他操过的,却仍是那么用心地“爱护”着……她不禁想起刚刚的对话,那些对话对于自己来说太刺激了,但也太不可思异了……

电视上的节目仍然继续着,五个黑人男子仍用他们巨大的阳具(快有那黄皮肤女人的小臂粗,三分之二小臂长)轮流操弄着那个亚洲女子,她的淫水却不象潘欣媛这么多……

潘欣媛看着影片,心里又升起了痒痒的感觉,这又一次让她想起了对话――我是骚货,是妓女,我喜欢被人操……

潘欣媛想着,如果她是影片中的那个女人――这一想,又让她忍不住的呻吟起来,双手也不自主地按住阿勇的脑袋……

第二波的运动是在谈论潘欣媛的肉金中展开的。

“你觉得你的屄可以卖多少钱呢?”阿勇仍然很轻地在潘欣媛的耳边说。

“不知道。”潘欣媛看着电视屏幕,心里想着在自己的阴道里的阳具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嫖客的――也许是电视上的那些黑人之一。

“操你一次要多少钱呢?”阿勇在问这句话的时候,鼻息极重。

“不知道。”

“你是一个烂屄,别人要一百元钱,你最多50元吧。”

“50就50,你拿钱来呀!”潘欣媛笑着,把屁股狠狠的向上挺了挺。

“其实,我真的很想看看你淫荡的样子,你这样的屄真的适合去当妓女,又宽又旋,一天被十几个人操也没问题。”

“胡说八道。”

“我是书上看的,不过我一想到你被别人操就觉得刺激得要命,很兴奋!”阿勇诚恳地道。

“你变态……”潘欣媛笑着拍了拍阿勇的屁股。

“我找人来操你好不好?”

“好啊……”

“那找我们边上工地里的民工怎么样?他们都有一身力气,而且这根肯定比我还大,到时候你肯定被操到爽歪歪……”

“不要,谁要被那些又脏又难看的人操啊。”

“我就喜欢你被他们操,这样我才不怕你跟他们跑了。”说着,阿勇开始九浅一深。

“呼……哦哦哦……”

运动在即将进入尾声的时候,夫妻俩都放开了一切道德准则,老公说着找男人来操老婆,老婆讲着让男人来嫖自己,而一切就在高潮过后都安静下来。

阿勇下床关了影碟,顺势躺倒,潘欣媛拿起两方手巾,一面捂着自己的下身,一面帮阿勇清理阳具。整个房间充斥着淫荡的气味。

阿勇先开口:“今天爽吗?”

“嗯”潘欣媛娇羞的样子让阿勇的阳具抖动起来,但阿勇体力已经不支了。

“你觉得做爱的时候是静静地干还是象刚才我们那样更刺激?”阿勇想试探一下。

“我不觉得刚才有什么刺激!”道德回到本位,矜持又占了上风。

“别说没有,淫水流了那么多,还要……”阿勇及时住口,但是来不及了

潘欣媛挂不住了,怒道:“以后不要再跟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看你是被那些色情小说给看坏的。”

“又不是真的让你去做鸡,只不过是想提高性生活质量,幻想一下有什么不好的?”阿勇也火了,都是老夫老妻的了,两个人做的时候说说这些有什么不好,刺激一下双方的情绪,至少也可以刺激自己的情绪嘛。

“反正,以后你要想就想,但别跟我提起!”潘欣媛恨恨的道,然后甩头便睡。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人妻兔子舞 下一篇:和骚老婆的激情游戏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